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冶金采礦 > 正文

唐山鋼鐵“走出去”的那些事兒!

2018-09-01 14:53 來源:未知

唐山鋼鐵“走出去”的那些事兒!


這一篇,本來要聊聊水泥,但很多朋友后臺留言,說《唐山往事二:鋼鐵大亨煉成記》寫的不全面,很多鋼鐵企業沒有寫到。也有朋友說,你浭陽春手里既然有“料”,一個一個寫豈不更好?好吧,這篇算“夾片”(不懂啥叫夾片的小朋友回家問爸媽),再聊聊鋼鐵!
先回應一下讀者關切:不是不寫豐潤的,好歹咱也是腰帶山下還鄉河邊長大的,只是“兔子不吃窩邊草”,說深說淺不合適;“料”有,不能隨便爆,“去產能”這么厲害,除了河鋼股份、津西鋼鐵(港股中國東方)等上市公司需要業績披露,公布利潤多少,哪個鋼鐵企業不是“悶聲發大財”,過度曝光,環保會上門的;想轉載后臺開“白名單”就行了,歡迎大家轉載,辛苦碼字,留一個“浭陽春”的名字就謝謝你了。你喜歡聽浭陽春“嘚啵”,但一定不喜歡我“嘚瑟”,哪個村的就不勞“打聽”了,您看的是文章,看了本人也許會倒了胃口。
好了,言歸正傳,聊聊鋼鐵“產業布局”、“廢鋼生意”和“走出去”!
01 鋼鐵企業沿海布局,是有原因地
鋼鐵產業布局,是資源依賴型的,哪里有鐵礦就在哪里建廠,十大鋼鐵產業基地由此而來。但問題來了,鋼鐵產業對能源、原材料的需求非常大,是“大進大出型”產業,不管是礦石、精粉、焦炭、白灰、廢鋼、耐火材料等原料輔料,還是鋼坯、寬窄帶、線材、型材,對運輸是一個考驗,特別是產業規模不斷擴大的前提下,綜合成本考慮已經擺上案頭。
于是,去產能,搬出山區、城區,到沿海布局成為很多企業的選擇。無論是美日的鋼鐵布局,還是寶鋼的選址,無不考慮運輸的便捷性。寶鋼設計之初用O型布局,原料海上進,產品海上出,考慮到港口優劣,一度傾向于寧波北侖港,只不過上海的直轄市優勢占了上風,北侖被棄用。所以,后來鐵本、建龍都想在寧波規模化發展,是有一定道理的,寧波有一個鋼鐵夢,“鋼鐵+港口”雙輪驅動,互為支撐和促進,一個很好的“CP組合”。只是生不逢時,如今只能向集裝箱、重化工方向發展了。
唐山也不例外,曹妃甸要想發展,必須有產業支撐。京津冀協同發展提供了這個機遇。一方面,城市霧霾日趨嚴重,重工業需要搬出大城市,另一方面,港口初立,需要產業支撐和升級,兩個因素直接促成首鋼搬遷到曹妃甸,首鋼京唐公司也被看做曹妃甸發展的里程碑。與國企講政治不同,民企更多是對利潤的追逐,民企搬遷曹妃甸,看重的是產業政策調整和對澳礦的依賴。2003年前后,“鐵六”抓住時機,與國際礦業巨頭簽訂長協合同,僅靠礦石進口就曾賺了幾十億,搶的就是進口礦石雙軌制下的機遇。雖然現在取消了,但對進口礦石的需求沒有取消,鋼鐵產品對出口市場的依賴沒有取消,加之唐山產業政策要求“鋼鐵退城”,臨港布局就成立唯一選擇。所以,緊隨首鋼,河鋼樂亭、唐山中厚、文豐鋼鐵、德龍鋼鐵、渤海鋼鐵、縱橫鋼鐵等鋼企都到海邊謀發展。
即使是美國鐵銹地帶的匹斯堡,100多年前,美國鋼鐵大王卡耐基之所以揣著威士忌去和洛克菲勒談判開展合作,也不僅是忌憚壟斷了鐵礦資源的洛克菲勒進軍鋼鐵產業,更忌憚其以壟斷鐵路資源對付石油公司的作法對付自己,運輸對他來說,是一個短板。
02 廢鋼生意火爆,是鋼鐵熱潮來臨的前奏
2017年,廢品收購站里,價格比廢紙還低的廢鋼鐵漲價了。一夜之間,很多地方建起了破碎廢舊鋼鐵的工廠,廢鋼生意火的一塌糊涂,像極了1992年前后。每一次廢鋼生意的火爆,都是鋼鐵漲價的前奏!
在1980年代,大約83年左右吧,如果能夠從天津倒回來一噸鐵絲,在上面擰上鐵刺,做成類似看守所墻上那種“鋼鐵蒺藜線”,有大幾千甚至上萬的利潤,那時候一個村都該不上一個萬元戶。收購廢舊鋼鐵、車床下腳料,壓縮成廢鋼鐵塊,也有人搶著要。這種鋼鐵廢料壓縮點是孩子們的天堂,他們大多喜歡在其中尋找卷成一條類似彈簧的車床廢料,或者稀奇古怪的鋼鐵小件,作為炫耀的“寶貝”。
前文說過,1992年,“鐵六”是搗騰廢鋼起的家,而建龍的張志祥、德龍的丁立國也不例外。1989年畢業的張志祥在上虞土產公司資源回收科工作,把收來的廢鋼鐵交給上海和杭州的鋼廠,幾千噸廢鋼能換幾百噸鋼材,利潤豐厚。1991年畢業的丁立國在唐山礦院(華北理工前身)混了3年機械制造專業后,南下深圳,在福田區物資局也從事廢鋼貿易。當時,福田區物資局的業務可以做到全國各地,從老家唐山倒賣廢鋼,成為他的第一桶金。后來,丁立國這樣表述,“1992年在唐山承包了一家軋鋼廠,那一年鋼價從不到2000元漲到5000元,我二十幾歲第一桶金就是二三千萬,運氣比較好。”
成功者怎么說都是對的,你不必太認真,比爾蓋茨車庫創業成功,不會告訴你他母親是IBM的董事,丁立國也不會告訴你他父親是豐潤冶金公司的經理。但你不能否認他們個人的努力,換做別人,也許會謀個政府公務員的差事,現在還是鄉鎮掙3000塊錢的工資呢!
2000年收購的邢臺新牟鋼廠,成了丁立國的“福地”,如今德龍鋼鐵已經發展成為年銷售收入超過500億元,新加坡上市的鋼鐵集團,在邢臺和唐山樂亭都有鋼鐵廠。張志祥、丁立國,兩個廢鋼起家的大學生走了不同的路線,張志祥長于并購,四處布局,丁立國則向鋼鐵企業環保標桿發起沖鋒。其實,在2008年,他曾想150億把鋼廠賣給切爾西老板阿布,可發改委、商務部審批沒通過。在北京后海望海樓上喝茶很愜意,傳說這個三面環水的中式建筑曾是陳小同和劉曉慶合建的,但聽到邢臺市委書記要拆了德龍的消息,丁立國坐不住了。2014年,他向書記保證,給我個機會,還你個標桿。在一個企業每天100萬投了十幾個億搞環保,生生打造出一個AAA景區,這才有了2017年1月,在數十位記者注視下,接過德龍鋼鐵處理過的污水,一飲而盡的“網紅”環保局長。與產業相比,丁立國最引以為傲的是環保,今年5月,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劉永好、柳傳志、馬蔚華、徐井宏、馮軍等一眾商業大佬來到邢臺德龍,參觀這個AAA級景區的鋼鐵企業,與大佬同行,丁立國在公益、環保、金融等方面走的更遠。
03 一帶一路,我們來了
布局一帶一路,通過海外建立生產基地,實現全球資源配置和市場覆蓋,是鋼鐵企業產能輸出的終極目標。
在唐山,拿著體檢證明、工作簡歷、護照,準備出國“打洋工”的鋼鐵工人大體有50多人。唐山鋼鐵產業發展培育了一批產業工人,在去產能大背景下,出國打工,掙2-3倍的工資,有五險一金,或許是一種選擇。馬來西亞聯合鋼鐵招聘啟事還掛在網上,準備生產H型鋼,德龍鋼鐵在泰國的60萬噸熱軋窄帶已經投產。河鋼集團在塞爾維亞收購了年產220萬噸的老鋼鐵廠,成為當地明星企業后,再次布局,在南非新建年產500萬噸的項目。而首鋼在馬來西亞已投產的年產150萬噸的鋼鐵板坯項目,南鋼在印尼合資投建的年產100萬噸的鋼鐵項目,武鋼和泰富重裝在西非利比里亞合資投建的年產50萬噸的鋼鐵廠等,都已經在路上。
走出去,很不容易,不管是企業還是工人,都要面對生活習慣、法律法規、信仰觀念的沖突考驗,還是那句話,“富貴險中求”,全球視野下的企業,機遇遠遠大于挑戰,但這條路注定艱辛!
 
红警3攻略
闲来陕西麻将娱乐版 地下城勇士官网 马努卡甜品赚钱吗 叮叮红包赚钱 gta线上模式卖车赚钱 做餐具批发赚钱吗 文章投稿赚钱网不需付费下载文档 重生以后怎么样赚钱快 ff14刻木匠有什么赚钱 竞彩网首页 人人发彩票群 指数定投怎么赚钱 什么宝最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嘉兴五芳斋加盟赚钱吗 植物大战僵尸2最快赚钱 T6彩票游戏